主页 > 美股行情 > 巴菲特不投资埃隆·马斯克对股价有什么影响

巴菲特不投资埃隆·马斯克对股价有什么影响

股票大盘 美股行情 2020年06月23日
特斯拉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巴菲特看了很多年报和公司的帐簿,说实话很无聊。
企业家认为是王道的埃隆·马斯克,抱怨金融业夺走很多人才和精英,巴菲特给年轻人树立了错误的榜样。
 
特斯拉创业者埃隆·马斯克:很多聪明人过度选择金融和法律行业,现在从事制造业的精英很少。
 
埃隆·马斯克之所以对巴菲特不满意是因为今年伯克希尔哈萨威公司投资失败,损失惨重,但巴菲特和芒格多次公布了轻视股价高涨的特斯拉。
 
埃隆·马斯克和巴菲特的“忘年斗争”由来已久。 特斯拉在2018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会议上,马斯克先发制人,是将矛头指向投资家圭舍的“堀”理论。
 
埃隆·马斯克:就像一个古老而退化的东西。
 
 简单来说,有投资价值的企业应该在品牌价值、产品特性、成本管理等方面形成核心竞争力,如城堡周边的护城河,保持企业的地位和市场份额。 口罩显然把鼻子对准了巴菲特的“堀”。
 
巴菲特:如果你有经济城,人们会占领城堡,把你赶走,所以你最好有护城河。 我投资的公司必须有护城河。
 
埃隆·马斯克:如果对入侵者唯一的防御是护城河的话,就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最重要的是创新的步伐,这是竞争力的根本决定因素。
 
巴菲特决定好好教育这个轻症年轻人。 同年5月,以伯克希尔哈萨威旗下的喜诗糖果公司为例,反击了口罩。
 
伯克希尔哈萨威理事长沃伦巴菲特:技术无法解决所有问题。 这是年轻孩子的梦想,比如在糖果行业,我觉得口罩不是我们的对手。
 
埃隆·马斯克上在社交网络上作出反应,成立了糖果公司,建立了护城河用糖果填补,相信巴菲特决不拒绝投资。 白白晾了“无聊”品牌的糖果。 讽刺的是,伯克希尔哈萨威公司的两位元老显然变得模糊了。
 
伯克希尔哈萨威理事会副会长查理芒格:口罩批评“堀”理论荒谬。 沃伦不是挖护城河。
 
伯克希尔哈萨威理事长沃伦巴菲特:有些人有幽默感,有些人用语言惹麻烦,有些人不需要经常发布社交媒体。
 
埃隆·马斯克和巴菲特是不同路线的人
 
埃隆·马斯克和巴菲特是不同路线的人。 一个是通过“设计奇怪的产品”赚钱的人,另一个是通过“投资公司和股票市场”致富的人。 这两个人“神的争吵”,不仅是企业不修理“堀”的问题,而且是完全不同的投资理念和想法的竞争。中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栏视频
 
 
 
作为特斯拉最大的股东,埃隆·马斯克走路烧钱的速度惊人。 某外国媒体在2017年末制作过数据,当时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在过去12个月间,以平均每分钟8000美元的速度烧钱。 网民们哀叹特斯拉不燃烧油,但不燃烧钱。
 
很多人觉得赚不到钱的特斯拉正处于“叙事性”崩溃的边缘时,面具站起来反击,否定了巴菲特的“堀”理论,从而告诉世人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中国黄金集团的最高经济学家万喆:特斯拉之所以这么有钱,是因为他赶上了好时机,我们的世界经济实际上成为了瓶颈,也就是说,过去工业化时代拿到的奖金,现在也许几乎一样,所以世界
 
巴菲特投资苹果公司获得了利润,但他评价科技公司每天烧钱,没有赚钱,对核心产品随时被夺走和淘汰的商业模式不太有好感。
 
巴菲特虽然没有投资过特斯拉,但是gm的股票没有分离,掌握得很好。 但是,事实总是无情地被打,今年特斯拉股价急剧上升。
 
6月10日,终于登上了美国股票世界市值第一的汽车企业的宝座。 上市十年,特斯拉股价从15美元上升到1025美元,上涨近70倍,市场价格相当于福特7个,通用4.6个。
 
据公开财报报道,伯克夏哈撒韦公司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损失达到了497.46亿美元,而去年同期的损失达到了216.61亿美元。
 
你错过特斯拉对巴菲特真正的错误了吗?
 
中国黄金集团的最高经济学家万喆:像巴菲特先生这样的人担心的是,你的融资实际上远远超过了你的市价。 实际上金融市场是这样的,只有最后出现的时候才能看到谁裸泳,普通人很难识别,即使是专业机构识别的可能性也是有限的。
 
口罩和巴菲特隔着天空互相亲密
 
背景是美国的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争斗
 
进入2020年,袭击疫情和大暴跌的股票市场给口罩和巴菲特两项事业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在这个背景下,最近面具再次发生争论,这次的巴菲特为什么惹怒了面具呢?
 
中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栏视频
 
新冠肺炎的流行在美国一直没有下降高烧,好像在实体经济上又记得一次拳。 特斯拉现在是世界上唯一的工厂今年2月10日恢复生产的上海工厂。 为了复原,口罩和加利福尼亚州的当地政府对抗,在推特上谈到特斯拉会强制复原。同时,口罩对美国政府的经济援助计划抱有疑问,只靠金融放水,不问实体产业。 他说只印刷纸币不做商品和服务是不可能的。
 
幸运的是特斯拉股价非常高涨,而美国股票和特斯拉一样强劲上升,有些公司拥有巴菲特所说的“堀”。
 
另一方面,口罩也离不开金融业,其实他是金融业繁荣的最大受益者,在与巴菲特交流和呼吁的背后,他最想说的还是“请向我投降”。
 
中国黄金集团最高经济学家万喆:没有这种金融业和虚拟经济的基础,口罩是不可能成功的。 看起来他在怼巴菲特说金融业不行,但特斯拉是制造业,其实口罩只设在自己一个人身上。 他向你提出理想宏伟的愿望,呼吁你融资。
 
20世纪以来,美国的虚拟经济越来越繁荣,同时带来了美国国内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整体的式微。 很多雇佣人口转移到金融相关行业,精英陆续进入年报的账单,口罩对金融业表现出恶意也不奇怪。
标签: